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牛神格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6 部分阅读

    血的事实,司徒强也不太以为意。

    临出门前,司徒强再一次刻意看了看秦欢。

    司徒强却看出了些许端倪。

    秦欢的紧闭的双眸中竟然也流出了血色?没过多久耳朵里也溅落出朵朵鲜艳的小红花,跟着嘴里也大口大口地狂喷出殷红。

    ......

    司徒强蛋定不了了,当即打了12o。

    急救车来得很快,二十分钟后,秦欢被送到中州市人民医院。

    到了市人民医院后,本来按照急救的流程,必须对秦欢立马进行救治。可是,换了好几个主治医生,对秦欢所表现出来的症状都束手无策。在这个过程中,秦欢更是被推进一个个不同科室做了多达十几项的检查。最后,来了一个头花白的老医生,尽管他也没说出什么所以然,但他一见到秦欢便提及的一句话让司徒强稍稍安心了一些。

    “怎么又是他?”老医生见到秦欢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接着,他看了看秦欢的检查报告。

    “同学,你放心,暂时他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加了限定词?没有把握?

    司徒强又想大骂“庸医”,但最终他并没付诸实现。因为老医生接着解释道:“从病人眼睛、鼻子、嘴巴的流血的临床表现看来无疑是受伤的症状,但是他的双耳中并没有任何创孔。这却又是一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实。除此之外,他的新陈代谢比常人高了不下十倍,心脏的跳动更是快达每分钟4oo次。除了耳朵里出血没法解释外,其他部位的出血应该与他的心跳脱不了干系。”

    老医生说了一大通,司徒强却仍暗自嘀咕:“这还不是没有解释欢哥的耳朵为什么会流血吗?”

    司徒强并不知老医生此时更加疑惑的是,按照临床表现,病人的体温应该会非常高,可事实却是眼下秦欢的体温只有45摄氏度。

    “医生,你和欢哥认识?”司徒强开口。

    老医生绷紧的面部随着司徒强的问稍稍放松,回道:“他来过几次。”

    司徒强不大明白老医生想表达的,继续问道:“什么意思?”

    “他在这住过两次院!”

    “什么时候?”

    老医生想了想,道:“一个星期前吧!”

    “什么时候欢哥成医院的常客?”

    ……

    司徒强的问题似乎提醒了老医生,当即只见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听了老医生的回答,司徒强陷入沉思,所以他并不知道老医生在电话里说了些啥。

    等到司徒强醒过神来,三个护士正相互配合着把秦欢抬到移动病床上。

    “你们要干嘛?”司徒强怒道。

    “把病人送到特护病房。”

    “我没让换病房啊?”司徒强面色稍微缓和了些。

    “先生,我们只是按照上面的意思办,请您配合!”

    总之这事是对秦欢有益,而且人家护士mm还如此礼貌,司徒强也就不再为难。

    不到十分钟,秦欢被换到特护病房。

    病房换好,护士mm们刚走出病房,病房门却又被推开了,并且从那推开的力道可以看出来人很急。

    门被推开后,司徒强却又不得不改变看法,不是“来人很急”,是“来的人们很急”!

    ……

    三个长相靓丽,身姿姣好的女人急匆匆地走进病房。

    司徒强只认识其中一个。最急那位一马当先,小跑到秦欢的病床前二话没说便小声啜泣起来。看起来最为知性那位显然心情也不怎么样,一双大大的漂亮眸子中朦胧闪现。最为镇静也是表情最冷的那位,正是司徒强认识的唯一一位,宣若杰,她则独自站到了病床的另一侧。

    “难道欢哥是为这病倒的?真没想到欢哥在学校里不吃香,出了校门却到处留情?”司徒强刚想到这茬,却又反应过来:“但没听说过女人多会七孔流血啊?”

    ……

    司徒强不想破坏眼前的气氛,可他却又不能像一个傻憨儿样杵着。

    “请问你们是?”

    ……

    三天来,秦欢最为难熬。事实上,他已经没有任何时间概念。

    此时,秦欢心中唯一残留的信念只有一个——活下去!

    从血池辗转到满是黄沙的无垠沙漠,其间的过程宛若一个噩梦,而此刻噩梦还在继续……

    第71章 草根也疯狂二

    美莎一直盯着虚幻场景中秦欢的一举一动。

    “失败了吗?”看着伫立在沙漠场景中的秦欢,美莎读出一种似是而非的疑惑。

    美莎不由地想起秦欢之前因为不安而出现的野兽本能,倘若当时秦欢顺其自然,让负面情绪达到临界点,秦欢作为杀手那一世的轮回记忆即刻便会传递给秦欢。

    但是,被血水彻底漫过头顶的那一刻,秦欢的一双血瞳却渐渐地恢复了黑色。

    或许那是一种来自骨子深处的挣扎?

    除此之外,美莎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

    也正是秦欢开始挣扎的那一瞬,血潮消失,场景随之变换。

    ……

    眼前的沙漠十分真实。

    烈日当顶。高远的天穹肆意绽放蓝色,朵朵白云飘荡,却不是棉花糖的可爱。因为它们随时可能酝酿一场铺天卷地的风暴。

    一头头肥壮的食人秃鹫盘旋在苍穹之上,时不时喝出一声声孤独,一声声骇人的无情。

    黄沙漫天,一袭沙风狂野而过。乱沙逼得秦欢睁不开眼。

    不得不承认这是大自然才能匹配的力量,一望无垠的黄铯让人不由产生一种无力感。

    “难道这是考验自己的意志?”秦欢下意识预判道。

    预判刚下,倏地,时间的刻度像被人为拨动了一般,原本黄蒙蒙的世界顷刻间便被黑色完全吞噬。

    月黑星稀,食人秃鹫的叫声在这一刻倍显凄厉。

    却也只是凄厉!

    经过了漫天血潮的洗礼,秦欢脑子里对于作为嗜血杀手那一世的记忆丰满了,但那些记忆并没融合到他的身上,他只是借鉴,像一个旁观者样的借鉴。

    除此之外,秦欢并非一无所获。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变得更加坚韧,仿若由一根易断的橡皮筋直接进化成了一根延展性强的弹簧丝。

    思虑间,秦欢确信自己没有任何分神,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眸突然出现在秦欢的四周。

    绿光出现的瞬间,传来一声声“嗷嗷”仰天长啸。

    狼?

    废话!

    它们已经朝着秦欢攻了过来。

    没有经历血潮洗礼之前,或许时间长了,秦欢会被未知和危险逼得恐惧。现在秦欢已然经历了!

    兀自分开两臂,秦欢条件反射般窜到半空,躲避开群狼的围攻。

    落地后,秦欢全身肌肉绷紧,手脚并用,一招一式宛若天成,行云流水,每一招每一式击打在狼身上无不传出一声惨叫。不是击伤,而是一击必杀。每一次出招,所有力道全到汇聚到一点上,一拳直爆狼头,一脚踹塌狼身的骨骼,一掌劈断狼的四肢。

    顿时,狼嗷声扑天盖地,它们被激起了最原始的凶戾。

    秦欢却如闲庭信步,越来越顺手,动作干脆利落不说,脸色也愈淡然,却不是嗜杀,看上去极不忍心残杀,而且此刻他还有心思在心里想:“不知道能不能跟它们沟通?”

    不过,秦欢也只是想想,毕竟无谋是不能轻易尝试的,稍有闪失挂了怎么办?

    ……

    秦欢的一举一动落入美莎的眼里。美莎一直吊在心口的那块大石降了一大半。

    “秦欢哥哥总算是成功了?而且还是在保持本性的前提下。”

    只是刚说完,美莎吊在心口的大石又忍不住上升了一大段。情不自禁捂住自己的小嘴,美莎轻声嘟喃道:“这个场景,麦莎姐姐的设定是五千头野狼,而且还有一头金狼王,不知秦欢哥哥的体力够不够?”

    ……

    市人民医院特护病房中。

    梁又琳和陈嘉倪分坐在床头的两侧,宣若杰则站在床边。

    她们沉默无语,一呆就是三个小时。

    悲剧的司徒强也陪着她们呆了三个小时。

    说起三个小时前司徒强开口询问梁又琳和陈嘉倪的身份时,两女压根就没搭理他。唯独宣若杰微微朝他瞥了一眼。

    那一刻,司徒强不禁暗暗自问:“难道自己就忒没存在感?”

    ......

    此刻,因为临近午时,司徒强出去为三女买午饭了。

    司徒强一离开,沉默了三个小时的女人们终于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开。

    “他到底是怎么了?上次口吐白沫,这次干脆七孔流血?”梁又琳满怀担忧道。

    陈嘉倪和宣若杰怎能答上来?

    “上次周仁怀和6玲的事,我也曾问起过他,但他没说出什么所以然。”陈嘉倪倒是暂时把秦欢的现状放到了一边,就事论事。

    宣若杰没有说话,心里暗想着在学校公寓里秦欢帮忙把季枫赶走的那一幕。

    对三女来说,秦欢就是一个谜。没有任何修饰,全凭眼里所见的不解。

    梁又琳神伤不已。两三次想借机道破自己和秦欢的儿时往事,却总是被阴错阳差地搁置。看到秦欢眼前的模样,她在心里暗作决定,她一定会在那个即将到来的日子把话彻底说明白。

    “但是,他什么时候才能醒啊?”

    这确实是个问题。

    刚说了一句话,梁又琳忍不住又打量了一番秦欢。

    视线刚一锁定秦欢,梁又琳不由地又开始紧张,开始啜泣,开始娇喝:“医生,医生——”

    七孔早已不再流血的秦欢此时突然满头大汗,全身瑟瑟抖擞。

    一分钟不到,那名年老的医生走进病房,掀开捂在秦欢身上的被子。

    被子一揭开,就连一直没有怎么动容的宣若杰神色也为之大变。

    一道狰狞的伤口出现在秦欢的胸口。

    梁又琳再次叫唤出声:“医生,请你赶紧救治啊!”

    老医生却没有动手。

    因为下一秒,秦欢的胸口又出现了一道血痕,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那一道道伤痕全是神格空间内此时秦欢的境遇的关联——

    “尼玛,幸好哥的身体经过了级柔术的改造,不然刚才准被开膛破肚。”秦欢一边跑,一边悻悻说道。

    “度娘骗人,说什么狼的鼻子和狗的鼻子一样脆弱,脆弱他大爷的,刚才哥那么大力地戳在他的鼻梁上,它竟然毫未伤?靠!”

    秦欢口中的“他”正是跟在他身后不远处,全身金色毛的狼王。

    “别跑,你大爷的。跑个毛啊,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金色狼王人立着,朝着秦欢猛追,一边追,还一边口吐人言。

    秦欢看着距离稍稍拉大了一些,赶忙停下回道:“你别追啊,追的是龟儿子!”

    ……

    金狼王是在秦欢和那些狼兵狼卒打得难分难舍,体力差点耗尽的时候出现的。想起这头狡猾的金狼王,秦欢后悔不已:“早知道刚刚狠狠地爆掉他的菊花,或许还有些收获!”

    ……

    看到这个情形,听着秦欢一句接着一句本色的言,美莎终于领会到秦欢在血潮中的那种挣扎,实际上是秦欢作为一名草根的觉悟和坚持。

    草根,从来都是顽强的代名词,漫山遍野都是。你可以忽略他,但他珍视自己。你想改变他?可以,但要他同意。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

    金狼王在身后疾追,秦欢度稍有富余。跑一段,休息一小会。

    这一刻,秦欢重新开始跑动,但一迈开步子,眼前随之豁然开朗,场景又一次变换。

    同一时间,麦莎出现在美莎身边。

    “麦莎姐姐,秦欢哥哥通过了?”

    麦莎仍旧是用她那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美莎,这才开始冷声回道:“那五千头野狼本来就杀不完,因为死了之后它们立马就能复活。至于那只金狼王,就凭秦欢此时的能力想伤到他,还言之过早。”

    对于麦莎的回答,美莎似懂非懂。

    两大神格智能的对话,对于秦欢重新回到认证基地大厅却没产生半点影响。

    看着眼前的十个机器人,秦欢觉得它们实在是太可爱了。

    “同志们,哥要走了!”舒爽地呼吸了一口气后,秦欢彬彬有礼地向机器人们道完别,转身朝着入口走去。

    刚一转身——

    乱枪扫射的声音响起。

    “啊”——这惨叫声太熟悉了。

    ......

    “哥靠,怎么又打屁股?”说这句话时,现实中的秦欢醒了过来,并且突然地在病床上坐起身形。

    不知道机器人们是否听到了秦欢的念叨?总之,三女和司徒强绝对听到了。

    一时间,三声尖锐的娇喝掺杂着一声稍显低沉的惊觉声在病房里轰然作响。

    “啊”——

    ……

    临时更新时间安排,每日三更,凌晨四点之前一更,午后一更,晚上九点一更。谢谢!

    第72章 杀死比尔......

    秦欢突然醒来,梁又琳三女和司徒强被吓了一大跳。

    以梁又琳的个性难免会对秦欢进行一番批斗,事实却没有按照这个轨迹展。

    四人被惊吓的表情,梁又琳最为夸张,嘴巴张得老大,其他三人也不同程度地张开了嘴。

    等到秦欢回过神逐个确认他们时,他们的动作却像是静止了一般。

    “你们在玩行为艺术?”秦欢不解道。

    没人回答,被惊吓的姿势照旧!

    秦欢下意识认为这是梁又琳四人联合起来想整蛊自己所以才搞的恶作剧,所以他也不再说话,一副比比看谁先忍不住先开口的神色。

    秦欢的表情刚摆好,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白大褂走了进来。

    “喂——有医生来了。你们不要再装了!”秦欢出声提醒的同时,试图想在四人的表情上现些许端倪。

    但梁又琳四人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事出反常!意识到这点,秦欢抬头,正眼望向白大褂,是个男人,身材很高。

    眼睛不是黑色?

    两人对望,只见白大褂的瞳孔无限放大,渐见深邃,紧跟着秦欢的精神,如同被一个黑洞吞噬了一般,一分分涣散。

    “你大爷的,哥没有心理疾病,不要对哥进行催眠。”

    ......

    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一片白茫茫的。

    稍一顾盼,秦欢现身前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正是那名白大褂。

    旋即,秦欢明白过来,病房里所生的怪事与白大褂有关,而且秦欢还确定了此刻所在应该是一个和神格空间类似的意识世界。

    站着说话腰疼,秦欢干脆坐了下来。

    “干嘛催眠哥?”话刚说出口,秦欢现自己犯了一个逻辑错误,正对面的白大褂分明不是华夏人。

    换上忒无爱的英语,秦欢又问了遍:“嘿,伙计,干嘛催眠你哥?”

    白大褂把口罩摘下,脸上带着淡淡的冷厉,说道:“我不得不佩服阁下在‘比尔空间’中还能如此潇洒!”他的口气仿佛在追悼即将入土的亡魂。

    秦欢总算看清了对方的面貌,又是一个白人?他刚想开口损损白大褂几句。

    白大褂抢了先:“雷迪斯是你杀死的?”——一副严刑逼供的口吻。

    “什么雷弟死,雷哥死的,哥不认识,哥只知道雷迪嘎嘎。”单从对方的肤色判断,秦欢怎能不清楚对方为何而来?这都是麦莎做的好事!

    ......

    “不难看出阁下喜欢逞口舌之利,事实上本人生平也十分喜欢,只不过本人的习惯和阁下稍有不同,本人喜欢对着死人说。”白大褂肆无忌惮冷笑道。

    恐吓?秦欢暂且把白人所说的如是定性,同时暗暗留心仔细观察,试图找到对方的弱点。在神格空间中秦欢吃的苦已经不少,前车之鉴,在敌人缔造的意识世界里,他不敢有任何托大。也正是因为这点,秦欢并没一开始就扑上去。

    “呵呵,哥就坐在这呢,来啊!”

    听出秦欢言辞中的挑衅,白人本想弄清楚雷迪斯的真正死因的初衷顿时被搁置。

    霎时间,“比尔空间”中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各色光球,七色绚烂。白人更是眼疾手快地开始毁灭那些绚烂的光球,一时间,“啵啵”地光球破碎声连绵不绝。

    随着一个个光球被毁灭,秦欢的意识体猛地一阵颤抖,宛如一个气球被针尖戳破。

    顷刻间,秦欢现白大褂愈来愈高大——不对,确切地说是他的身体越来越矮小。原本过一米八的个头,缩小到一米七,一米六——丝毫没有停止的趋势!

    坐以待毙?

    当然不!

    秦欢卯足劲道就想疾冲到白大褂跟前来一场近身肉搏,但是他却悲催地现自己的身体被定住了。

    “靠,这次真的死翘翘了。”

    白大褂显然是听见了秦欢的绝望声音,当即笑得更加肆意,愈张狂。

    意识体不能动,但是秦欢仍旧没放弃。在他认为,坚守自己的求生执念,或许还能挣个鱼死网破。

    可是,坚守着求生的执念过后,秦欢觉自己的身体却依然在不断变小。

    ......

    秦欢绝望,他却不知忙得像杂耍般的白大褂比尔此刻心急如焚。

    “法克,我的异能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多记忆体?”

    按照比尔的心灵系异能,在他把对手的意识拘禁到“比尔空间”里的瞬间,战斗的结果基本就确定了他的胜利。因为即便心神再过坚韧,每个人顶多也就一个记忆体,只是大小体积不同而已。可是,现在眼前浮动的密密麻麻的光球是什么?

    比尔还现另一个不同寻常,他所毁灭的光球似乎并没有被毁灭,而是自行破碎。

    比尔心急如焚,秦欢绝望如斯。现在秦欢的身高已然缩小到了一米。

    秦欢持续关注着自己的身高。

    ......

    缩小到一米之后,秦欢惊奇地现身高不再继续缩小?紧接着,秦欢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迈开步子。

    ......

    与此同时,病房里的四人醒了过来。

    醒来的刹那,梁又琳抓起枕头便朝着病床上的秦欢难:“臭家伙,亏老娘担心你,你却装死?老娘看你装死,你继续装死啊!”

    一顿猛砸之后,秦欢的眼神仍旧呆滞。

    梁又琳想继续力,却听见司徒强兴奋的声音:“医生,欢哥已经醒了。麻烦你再帮他检查下!”

    梁又琳转头,一眼便看见了白大褂。陈嘉倪和宣若杰两人自然也不例外。

    白大褂却没吱声,细看之下,四人现白大褂的眼神和秦欢一样的呆滞。

    ......

    身体能动了。秦欢拔起身形窜到比尔身边,当其冲就是一记高鞭腿。其实,秦欢也想用更为华丽的动作,但是现在他的身高不够啊。不得不说,秦欢鞭腿的部位极其不雅——正对着比尔的二弟位置。

    心想着比尔肯定会还手,秦欢提前做好防御准备。

    事实却再次不走寻常路线,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蛋碎了?!

    下意识地,秦欢双手护住自己的二弟。

    ......

    接下来,再简单不过,想怎么揍就怎么揍。秦欢准备继续,却见那密密麻麻的七色光球骤然间全部破碎,迅疾地凝结成一个巨大的七色光球,把比尔包裹住。眨眼功夫,那光球又迅变小,跟着凭空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比尔到死都没想过,作为一个无往不利的心灵系异能者,竟然被一个不知心灵系异能的门外汉反吞噬。

    ......

    病床上的秦欢再次醒来,没有惊叫。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形,腾空而起。

    “啊”——

    苦逼啊,不知是欢哥跳得太高,还是病房的天花板太矮。

    ......

    第73章 被招安。

    因为没有及时转换角色,秦欢的头撞到了天花板。

    头被撞得很痛,但同时秦欢心里莫名滋生出难以名状的感触,一时间他的脑子里似乎突然多出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并不是从神格空间里带出来的,而是离开“比尔空间”之后才有的。

    正是因为脑子里多出了这些奇怪的东西,顷刻间秦欢了解了比尔的所有一切,包括他的生平,当然也包括比尔的心灵异能的特异之处——神不知鬼不觉地拘禁别人的意识,粉碎别人的记忆体,瞬间把对手弄成脑死亡。

    脑死亡的典型案例,医学上的案例多不胜数,无法解释的却不多,可是此时站在病房里的比尔却是一个无法解释的经典案例。

    比尔确实脑死亡了,是他咎由自取的。趁着其他四人尚不知情,秦欢必须想办法把比尔的身体弄走。

    如何弄走呢?秦欢犯难了。

    梁又琳见到秦欢再次醒来,眼神也不再呆滞,当即便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秦欢一句也没听进去。因为在他心里,梁又琳只是个老师,和他八竿子打不到一块。

    其他三人倒是或多或少地表现出对秦欢醒来这个事实的雀跃。

    “欢哥,你醒过来了就好,这三天可把我累惨了。”司徒强的兴奋劲最是明显。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想给秦欢一个熊抱,可是他却又碍于三女在场没有实施。

    宣若杰少见地和陈嘉倪表情一致,用着她一双会说话的眸子表达出她心中的热意。

    秦欢逐一扫过四人,却不料随之出现一个难以解释的现象。

    说着说着,梁又琳打起了呵欠。而陈嘉倪和宣若杰两女竟然也不顾场合地沉沉欲睡,司徒强更不必说,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

    本来出现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已经是烧高香了,现在却又增加一个负累?

    四人浑然不觉,秦欢却深知,这应该是比尔的能力。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肯定与最后那个巨大的光球有关。看来比尔并非被自己的反吞噬那么简单,倒更像吸功**。

    想到这,秦欢又一次头疼。

    两个难题接踵而来,太快。

    没错,梁又琳四人瞬间就被秦欢给催眠了。因为他们对秦欢毫无戒备之心。

    四人仍旧按照自己的习惯表现着自己的困意。

    秦欢愁眉不展。

    忽然,病房门再次被推开,秦欢全身戒备。

    进来的又是两个白大褂,一男一女,女的走在前面,男人紧随女人身后。

    一进门,女人便从白大褂的口袋中拿出一本医院病人详情登记表模样的簿子,开口说道:“秦欢,跟我来做个常规检查。”

    女人的声音极是婉转,但听在秦欢耳里却多出一种异样感触,似乎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滴扎在听者的心上。

    但是看着女人只是穿了件白大褂,并没戴口罩的模样,秦欢暂时相信了三分。

    “我——”秦欢想说,他先得把四人叫醒,但这话能说吗?明显不能。

    继而,女人向秦欢丢来一个眼神,那眼神里的韵味似乎在说:“不用了。”

    秦欢原本的三分信任顿时归零,可他却又不得不向对方妥协。因为病房里还有四个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朋友。

    秦欢穿着一身病人服下地,准备跟女人走,又见女人身后的男人上前把比尔搀扶住。

    ……

    出乎意料,秦欢并没被带离医院,而是直接进了一个cT扫描室。身后的男人不知架着比尔去了哪。

    cT扫描室里只有女人和秦欢两人。

    cT扫描室靠着走廊的一面是一堵玻璃墙。女人丝毫不以为意,开口说道;“在我们谈话之前,请你谨记一点,你接下来所听到的全都是国家机密,一旦泄露出去,对你不是什么好事。”

    冷不防,女人就对秦欢来了个下马威。秦欢没有太多感觉,静待下文。

    “我叫萧婉,隶属特勤九处,专门负责国内棘手事件,以及自然能力者的管理和分配。”

    秦欢没有多余的时间,更没余钱上网看网文,但听着萧婉所说,他猜都能猜到对方的来意。

    “你这是在招安?”

    说话时,秦欢的脸上古井无波般平静,想靠攻心战术一举拿下秦欢的萧婉无处使力。

    萧婉只能丢出橄榄枝,再接再厉地殷切道:“我们查过你的资料,你是一个孤儿,在津市的天福孤儿院长大,考上水木大学后,没到两个月便开始给一个名叫朱旭的高一男生做家教,同时,平常你还会三不五时地为别人修修电脑赚点小钱。除此外,你还得罪了两个公子哥,一个貌似已经被你摆平?另一个目前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后患。至于最近几天,你忙着在帮一个叫刘栋的男人泡妞。从这些资料不难看出,你很需要钱,你也非常需要权力。如果你能加入特勤九处,这些东西你将唾手可得。”

    萧婉如数家珍地把秦欢的背景一句话道破。

    秦欢却不买账,沉声道:“你怎么能确认我身具异能?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还是一个良好市民,仅此而已。”看着秦欢的表情,他有些生气。

    是的,秦欢生气了,诚然国家特权部门有权查看任何公民的资料,但是当别人在你面前把你就像剥花生般剥得干干净净时,那滋味却又是别样的难以接受。

    “你看着我!”萧婉柔声说了一句,仿佛情人间的呓语。

    秦欢依言行事。

    “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前不久在水木大学内生的异能波动事件与你有关,但是你能解释现在的现象吗?”说这话时,萧婉凝精聚神,语调极尽魅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若一个吸盘,想要把秦欢吸收进去。

    秦欢懂得萧婉这是在催眠自己,可他却没有任何不适。

    但他的一双黑眸却像是被萧婉激怒了一般,瞳孔放大,渐渐深邃。这完全是无意识的反应,秦欢并不知。

    这一幕生得太过突然,只见萧婉的两只美眸中倏然光芒一闪,秦欢的瞳孔这才慢慢恢复正常。

    从萧婉的反应,秦欢醒悟过来,他没法再掩饰。

    没法掩饰,秦欢干脆不再掩饰。

    “好吧,我是一名心灵系异能者,我不否认自己对钱很感兴趣,但对权力我真的提不上半点兴趣,而且我喜欢自己赚钱。你已经查过我的资料,想必你肯定知道最近我的公司就要开门营业。要不,你来我的公司上班?”

    ......

    秦欢语锋陡转,萧婉却继续规劝:“你不考虑考虑?钱、车、房以及更多更好物质生活乃至精神生活,你真的决定放弃?没错,你可以自食其力,靠自己的能力赚取所有的一切,但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不是?只要你点头,这所有的一切唾手可得。”

    “不用再说了,我喜欢这个过程,就像你我的邂逅,我很想继续下去。你觉得呢?”

    ……

    史上最牛神格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