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袭白衣:女帝天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 部分阅读

    都是谁。”

    “都是一些犯了错的犯人。”

    袖子一挥,县令道出话语“都放了,过几天皇上就要来了。”

    “是。”

    大家都被放出来后,全都各奔东西。离旭回到客栈后,他发现有四个人一路跟着他。转身,拦住他们:“跟了我一路了,要干什么?”

    “你做我们老大吧。”

    “为什么。”淡淡的语气,看得出他并不想做他们的老大。

    “我们没处去,你让我们出来了,那就做我们老大吧。”四个人做出可怜样。

    “你们叫什么?”

    “忘了。”这个回答让离旭满脸抽搐。

    “那你们四个就叫‘风雨雷电’吧。”

    “是!老大。”

    凑比武招亲的热闹

    (    在花海中,蓝衣女子满脸微笑的走到专心擦匕首的男子旁边,将刚刚编织好的花环戴在男子头上,仔细打量着,幽幽开口道:“零,你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快嫉妒死我了。”

    男子抬头,倾城一笑划掉:“你在我眼中最美。”说完,一把搂过女子,长袖一挥,将自己头上的花环戴在她的头上。

    “油嘴滑舌,在你眼里恐怕我还没有耀重要呢。”女子低头看了一眼男子手中的那把匕首,不由得郁闷起来,你说说,一个大男人对着自己这般倾城女子视而不见只顾着低头把自家的匕首擦干净,这怎能叫人不郁闷。

    “瑛,你放心吧。”男子缓缓站起,望着天空,目光坚定:“待我强大定给你一片天下。”

    “我不需要你强大,我只需要你一辈子都陪在我身边。”被称为瑛的女子也缓缓站起,依偎在男子身旁,一脸幸福。

    “放心吧。”

    但是欢乐甜蜜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

    男子站在屋中,脸色铁青,看着对面的人怒吼道:“为什么我没见到瑛!”

    很明显,那人也不惧怕他,只是一副很伤心的样子,不知是真伤心还是装出来的:“你也要知道,这次瑛的人物是什么级别的,她完不成没关系,只是自己葬送了性命。”喝了一口茶,继续把话说完:“这次他受了很重的伤,恐怕···命不久矣啊。”

    男子瞳孔放大,实在不敢相信,除了自己没有人能打得过她的瑛,居然会因为一次任务而丢失了性命。

    “瑛。瑛。”男子跌跌撞撞的走进瑛的闺房,看到床上那人儿惨白惨白的脸色,突然开始害怕了起来,还怕她会消失。

    场景转换···

    男子看向四周,一片黑暗,无人答应。

    “这里是哪儿?好冷。”男子抱肩,似乎是回想起了曾经的种种,让他惶恐不安。

    “再一次被人抛弃了吗?真是可笑。”自嘲、自嘲、除了自嘲还是自嘲。

    “老大。”风摇着睡在床上的离旭,没动静。

    “老大。”雨摇着睡在床上的离旭,没动静。

    “老大。”雷摇着睡在床上的离旭,没动静。

    “老大。”电摇着睡在床上的离旭,没动静。

    “你醒醒!”后来实在不行直接拿冷水浇灌了上去。

    “啊!!!你们干嘛!”还沉浸在自己那个矫情的梦里的殷离旭受不了这一桶凉水的刺激,立马从床上蹦起来。

    呵,我说呢,后半部分的梦怎么这么矫情,还很冷,敢情是这几个家伙浇的那一桶凉水。

    此乃殷离旭心里话是也。

    “大早上把我叫起来有何事启奏?”果然是和子莹呆久了,连说话也和她一个调调了。

    “今天有人举办比武招亲,听说那姑娘长得可俊俏了,想来配老大定是极好的。”

    在风的那种奇怪的说话方式中,离旭算是听出来了,敢情这些家伙是要我去比武。

    “我说你们啊,会不会干点别的事?”

    “杀人?”

    “放火?”

    “抢劫?”

    “逼亲?”

    离旭扶额,这些孩子能想得再好一点吗?

    “好吧好吧,我。”

    比武招亲

    (    当离旭来到了那比武招亲的台子前看到的人物却又是如此让人惊讶——

    堂堂皇上竟然换上了女装,在这儿比武招亲!手底下还带着这么多的人,这明显是要开男人的后宫吧!

    虽隔着那薄薄的轻纱,可子莹的容颜却是十分倾国倾城的。ww

    锦茜红妆蟒暗花缂金丝双层广绫大袖衫,边缘尽绣鸳鸯石榴图案,胸前以一颗赤金嵌红宝石领扣扣住。外罩一件品红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帔,那开屏孔雀好似要活过来一般。桃红缎彩绣成双花鸟纹腰封垂下云鹤销金描银十二幅留仙裙,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尾裙长摆拖曳及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镶五色米珠,行走时簌簌有声。发髻正中戴着联纹珠荷花鸳鸯满池娇分心,两侧各一株盛放的并蒂荷花,垂下绞成两股的珍珠珊瑚流苏和碧玺坠角,中心一对赤金鸳鸯左右合抱,明珠翠玉作底,更觉光彩耀目。

    这身打扮,便让所有在场男士都蠢蠢欲动了,先不说这美人长得十分俊俏,但看着装扮便知道,她,出手阔绰,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

    这若是抱得此等美人归,那下半辈子何须发愁呢。

    可大家不知道的是,他们眼里的美人现在正在轻纱后昏昏欲睡呢。

    首先发话的是袁祺,他一脸正经,看着似乎真想把那不争气的皇上随便找个人嫁了:“今天,我家小姐比武招亲。当然了,会文或会武亦或是文武双全的都可以来参加,谁赢了,谁就能抱得美人归···”

    话还没说完,便有人踏上了那台子。

    那人一脸横肉,很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老子可听不得那些文绉绉的东西。要比就赶紧。”

    紧接着,又有一个人踏上了台子,离旭一看被吓到了,那不是楚殇那小子吗,怎么?他也想比赛?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那男子已经被楚殇打败了,看着观众叫好,那场面简直震耳欲聋。

    本以为后面的比试会很正常,只是···看样子他多想了。

    第四位选手竟是一小奶包,看样子连毛都没长齐,哦不对,是牙都还没长齐呢。

    “小朋友,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本感觉非常无聊的子莹看到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奶包上了台后,第一反应是:我的魅力还真大。第二反应才是: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嘻嘻,娘子,我没走错台,这不是来接娘子回家了吗。”瞧瞧,这孩子都还没有赢呢,就已经开始叫子莹娘子了。子莹表示扶额,是谁教出来这么个熊孩子。

    “那你是比文还是比武呢?”楚殇不耐烦了,因为他没想到这孩子连娘子都已经叫上了,反正比文比武他都无所谓,因为一定是他赢。

    然而举办这次比武招亲的目的只是为了把离旭给引出来。

    “比文。”孩子停了停继续说:“所以,就请娘子出题吧。”

    子莹听到后,轻笑一声,开口道:“那就对对子好了。看谁对的更准。”子莹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道:“君之心,于佳人,良辰美景无心赏。”

    比武招亲二 画砂

    (    听到子莹这么一说,离旭他就开始憋笑。ww这是被气到了是吗,好可爱的样子。只是苦了那孩子了。

    那孩子听到这句话,脸吓得都绿了。虽然自己比文是一定赢得,但是···比武那还不是输定了吗!

    再说了,为什么是我这个9岁的孩子和那个一脸J诈的二十多岁的家伙比,完全没有胜算好吗!

    “额···娘子,就不能给我留一条活路吗?”

    “活路啊,喏,赶紧走人。还有,谁说我是你娘子了。”子莹在轻纱后白了一眼那孩子,原本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模样早就销声匿迹了。

    那孩子当然懂得子莹是什么意思,撇撇嘴,跳下台子走人。

    “今天你到底放不放我走。”

    “不放。ww”

    “啊!你竟然如此不义。”

    “= =”

    “既然你如此狠心,那么我们就此别过,永不相见。”

    楚殇一把抓住想要走下台子的离旭,面无表情。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请让我们把镜头回放回6分钟前···

    正在台下看着好戏的离旭看到四个小弟搓着手来到自己身边,就感觉一点也不好,果然不出所料,他们一张口就是:“大哥,不如你也上去试试吧。说不定能帮我们带回一个嫂子。”

    离旭的脸色那叫一个古怪,台上那位美女就是你家嫂子,你信不?当然不信啦,是要抓你家大哥我的人,这不是要让我送死去吗!

    然后···风雨雷电没问过他家大哥的意见,伸手那么一推,离旭被推上台了。

    然后,就有了这么一幕。

    和楚殇聊天的话语总感觉是个被夫君抛弃的小媳妇儿,像电视剧演的那样,甩袖而去。如果,不是两个大男人这么演的话,或许效果会更好。

    “算了,比就比。”离旭对着楚殇那张脸,看的烦了。但是···他不知道,其实楚殇只是想把他抓住,然后带他到子莹面前,看他如何逃跑。瞬间,离旭出手了···

    他和他,同时闪出腕中的剑光霹雳一般疾飞向对方所在的风中,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他们的面前,其中一人一转手臂,那剑竟然在他的指间旋转起来,搅动了那弥散在天空里的声音坠落下来,几乎把另一名男子的手搅进去。而那名男子则松开手,化解了他的攻击。

    再次不约而同的纷纷跃起,在尘埃之间跳跃。

    那快得只能听见的战斗,很快地耗尽了他们那闪电般的速度。终于,其中一人突的一震,跪倒在地,唇角涌出鲜血蜿蜒,另一人则定定地站着,惆怅与冷漠交织地看着他。

    而胜利的人,是离旭。其实,一开始楚殇便知道自己是比不过离旭的,但碍于面子,落败总比弃权好。

    说实话,离旭的武功不是盖的,但当他走下台时,头忽然疼了起来,某些画面出现在他的眼前,明明那些事的主角是自己,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总是想不起来?

    子莹一歪头,所有侍卫全都围住了离旭,想要将他捉回去,向二公主复命。

    可,离旭也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啊,硬生生的冲出人群,二风雨雷电见到自家大哥这般,便替离旭挡住那些侍卫。

    而侍卫们,总不能滥伤无辜吧,要是伤了这些无辜的百姓,自家得提着头去见自家主子了。

    比武招亲二

    听到子莹这么一说,离旭他就开始憋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是被气到了是吗,好可爱的样子。只是苦了那孩子了。

    那孩子听到这句话,脸吓得都绿了。虽然自己比文是一定赢得,但是···比武那还不是输定了吗!

    再说了,为什么是我这个9岁的孩子和那个一脸J诈的二十多岁的家伙比,完全没有胜算好吗!

    “额···娘子,就不能给我留一条活路吗?”

    “活路啊,喏,赶紧走人。还有,谁说我是你娘子了。”子莹在轻纱后白了一眼那孩子,原本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模样早就销声匿迹了。

    那孩子当然懂得子莹是什么意思,撇撇嘴,跳下台子走人。

    “今天你到底放不放我走。”

    “不放。”

    “啊!你竟然如此不义。”

    “= =”

    “既然你如此狠心,那么我们就此别过,永不相见。”

    楚殇一把抓住想要走下台子的离旭,面无表情。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请让我们把镜头回放回6分钟前···

    正在台下看着好戏的离旭看到四个小弟搓着手来到自己身边,就感觉一点也不好,果然不出所料,他们一张口就是:“大哥,不如你也上去试试吧。说不定能帮我们带回一个嫂子。”

    离旭的脸色那叫一个古怪,台上那位美女就是你家嫂子,你信不?当然不信啦,是要抓你家大哥我的人,这不是要让我送死去吗!

    然后···风雨雷电没问过他家大哥的意见,伸手那么一推,离旭被推上台了。

    然后,就有了这么一幕。

    和楚殇聊天的话语总感觉是个被夫君抛弃的小媳妇儿,像电视剧演的那样,甩袖而去。如果,不是两个大男人这么演的话,或许效果会更好。

    “算了,比就比。”离旭对着楚殇那张脸,看的烦了。但是···他不知道,其实楚殇只是想把他抓住,然后带他到子莹面前,看他如何逃跑。瞬间,离旭出手了···

    他和他,同时闪出腕中的剑光霹雳一般疾飞向对方所在的风中,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他们的面前,其中一人一转手臂,那剑竟然在他的指间旋转起来,搅动了那弥散在天空里的声音坠落下来,几乎把另一名男子的手搅进去。而那名男子则松开手,化解了他的攻击。

    再次不约而同的纷纷跃起,在尘埃之间跳跃。

    那快得只能听见的战斗,很快地耗尽了他们那闪电般的速度。终于,其中一人突的一震,跪倒在地,唇角涌出鲜血蜿蜒,另一人则定定地站着,惆怅与冷漠交织地看着他。

    而胜利的人,是离旭。其实,一开始楚殇便知道自己是比不过离旭的,但碍于面子,落败总比弃权好。

    说实话,离旭的武功不是盖的,但当他走下台时,头忽然疼了起来,某些画面出现在他的眼前,明明那些事的主角是自己,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总是想不起来?

    子莹一歪头,所有侍卫全都围住了离旭,想要将他捉回去,向二公主复命。

    可,离旭也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啊,硬生生的冲出人群,二风雨雷电见到自家大哥这般,便替离旭挡住那些侍卫。

    而侍卫们,总不能滥伤无辜吧,要是伤了这些无辜的百姓,自家得提着头去见自家主子了。

    一袭白衣:女帝天下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